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冉学东 

  近期30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了一波凌厉的下行,从5月11日的最高点2.62%到5月30日的2.5580%,差不多半个月时间。这波长期利率下行的过程,伴随着50年和30年超长期特别国债的发行,而未来几个月通胀的前景并不支持利率的持续下行。

  监管的态度并不支持长期利率下行,从其表态看,30年期国债收益率应该保持在2.5%到3%。4月23日,央行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长期国债收益率总体会运行在与长期经济增长预期相匹配的合理区间内。4月末,30年期国债到期收益率已回升至2.5%以上,债券市场供需关系边际改善。

  对于今年以来长期国债收益率持续上涨的原因,监管认为主要是资金面的问题。央行在今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专门就长期收益率的问题开专栏认为,市场缺乏安全资产对长期国债收益率产生了影响。

  一季度,银行、保险等机构出于“早买早收益”的考虑,资产配置需求集中释放,投资者无风险资产需求也在上升,债券市场投资的需求相应增多。截至3 月末,开放式公募债券基金规模5.7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36.3%。特别是,部分机构为增厚债券投资收益拉长投资久期,对长期债券的需求增加。一季度,银行间债券市场20至30年期债券成交8.9万亿元,同比增长约5倍,其中,农村金融机构交易规模占银行间债券市场比重为24.8%,较上年同期上升约10.5个百分点。

  从目前看,存款搬家更加加剧了这种从资金面上支持债券收益率的下行态势。

  2023年,国有银行多次下调存款利率,2024年以来,中小银行也跟随性下调存款利率。另外,2024年4月8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发布《关于禁止通过手工补息高息揽储维护存款市场竞争秩序的倡议》,明确要求银行不得以任何形式向客户承诺或支付突破存款利率授权上限的补息。

  这时候银行理财、货币基金、保险产品等的收益率具有明显优势,并且货币基金还具有申赎灵活等特征。在此背景下,部分居民和企业存款转化为金融产品投资,加剧债市上涨,收益率下行。

  普益标准发布数据显示,今年以来银行理财产品规模大涨,截至4月30日,银行理财产品存续规模为28.42万亿元,环比增加2.34万亿元。

  截至4月底,与去年年末相比,货币基金规模增长2.16万亿元,远超其他品种,另外,债券型基金增长8261.88亿元,混合型基金相对有所缩水,减少了2339.59亿元。

  货币型基金和债券型基金规模合计达到19.57万亿元,占公募基金总规模的比例接近三分之二。

  但是从通胀形势看,未来至少短期看物价的预期是上涨的,并不支持市场收益率下行。对我国物价上涨影响最大的因素是猪肉,而猪肉价格上涨明显。据涌益咨询,5 月 26 日全国外三元生猪销售均价为 16.77 元/kg,周环比上涨 0.96 元/kg,涨幅为 6.1%。近两周生猪价格上涨超过1.5 元/kg。

  2月以来,南华工业品指数同比连续提升,5月涨幅扩大至19.4%。其中涨幅最大的是金属、能源化工,5月同比涨幅进一步走阔;金属、石化加工等行业营收增速亦有所改善,指向近期工业品价格回升存在需求端支撑。

  有色金属是今年以来最抢眼的种类,黄金率先启动,白银跟随,目前,白银价格十多年来首次突破每盎司30美元重要关口到32以上美元。在金融和工业需求旺盛的背景下,白银的涨势比黄金更为迅猛,超过黄金,成为年内表现最佳的主要大宗商品之一。

  “铜博士”今年以来更是连续逼空式上涨行情,铝的涨势凶猛,此后铁矿石价格反弹带动黑色指数攀升。5月,南华有色金属指数涨幅扩大至16.9%;南华黑色指数同比升至14.7%,其中铁矿石权重高达40%,同时4月以来价格明显反弹,是黑色指数上涨的最主要原因。

  近日,国投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认为,中国长期边际资本回报的下行带动了长期利率中枢的下行,是当前最重要的背景,基于此背景下可以预计,10年期国债利率在未来十年将继续下行,并会下跌到2%附近。但是从通胀形势来看,短期并不支持他的观点。